资讯中心

交建水平提升受益于基础设施投资

发布时间:2014-11-13 来源:

  林鸣曾经在中国交建哈大高速铁路TJ-3标段指挥部担任总工程师,高铁工程建设的技术以及装备水平留给他深刻印象:高铁工程做一套32米的预制模板,要两三百万,建一个预制厂花四五千万,这让他极为震撼。4年后,在他主持下建设了世界规模最大的沉管预制厂,投资近10亿人民币,一套沉管预制模板投资规模数以亿计人民币。


  林鸣说:“这就是国力强大的体现。但是,仅仅拥有经济实力是不够的,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施工技术,如果提早十年,都可能是有心无力。是中国改革30年的经济实力提升与科技发展的成果给大家提供了机遇与平台”。


  正是由于中国经济发展的需求以及国力的增强,使中国交通建设的规模与水平得到关键性的提升。根据ENR(Engineering News Report)在2014年8月发布的全球承包商250强(2014 Top Global Contractors)名单,中国承包商包揽前10位中的5位,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企业(港珠澳大桥的主要包商)位居第四,相比2013年的第六名提升了两个位次。ENR评论认为:“他们从中国庞大的基础设施和铁路建设项目中获益”。


  而中国制度以及体制的优势是推动交通建设发展的重要原因。刘晓东说:“首先,中国独特的社会主义体制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。当这个项目提升为国家战略的高度时,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就显示出来了。比如,由交通部牵头成立了港珠澳大桥工程专家委员会,涵盖了水工码头、路桥等不同专业,集中了全国的工程建设经验。其次,当完成具有竞争力的创新时,特别是在岛遂工程这样高精尖的领域,如果没有行政资源的整合,或者没有政府的主导很难。中国交建集团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全产业链的企业,囊括工程投资、管理、研究、设计、施工、监理以及制造。集团除了借助市场的力量,还需要借助行政的力量,才能实现集中全国的优势资源,以及对全球资源进行整合”。


  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中国使用世界银行贷款修建了第一条高速公路后,在路桥建设领域,中国的交通建设并没有形成对外国的依赖,基本上自主建设。“路桥基础设施的建设由各级政府起主导性作用。虽然大家与国际交流频繁,但是并没有依赖国外技术的拐杖,而是利用中国强大的市场需求,从一开始就是立足自己。这也为大家从桥梁建设大国到桥梁建设强国的转变奠定了基础。”刘晓东说。


  工程建设与音乐、绘画的创造性相比没有本质的不同,遗憾的是,工程的创造性往往被人们低估,这是因为公众没有被训练如何欣赏一个具体的、制作精良的工程作品。正在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是一个创造性的世纪工程,它给大家一次走进工程建设、走进工程技术的机会。


  刘晓东说,在过去的四年里,他们每年解决一个难题:“2011年是快速成岛,核心是寻找深插式大直径钢圆筒的解决方案;2012年是沉管预制以及基床整平及复合地基技术;2013年是沉管半钢性结构;今年主要是研究深水深槽施工作业技术攻关;明年,将是水下快速安装技术”。港珠澳大桥项目经过十多年的论证,以2009年12月开工为起始点,如今,工程建设已经将近四年,距离2016年完工的日期不远了。


  (本文章摘自11月8日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)

相关信息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